岩璐路

没死但是快了

(只是个AU(:3_ヽ)_)不负责任的原创2

前面是名词和人物介绍
这个是背景故事


秘密起源–––佩辛丝与幽灵们(Patience&Phantom Crowd)
什么?我的故事?它很杂碎噢你真的想听?(一脸懵逼.jpg)好吧…我可以告诉你 但你要把教堂区划给我
好吧……
其实大部分记忆都在主那里 真正确定记起来的很少 有一些清楚的像身临其境 而有一些就像发生在别人身上
我死之前的故事非常简单 跟其它那些刺激的完全没法比
爱情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奢侈品 为了它很多人付出了一切放弃了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只为找到正确的那个人 这很美好 但对我来说爱情却像永恒的折磨 但我要感谢它让我重新开始 让我有了前进的方向和动力 有了家人和朋友 甚至能被人类团体接纳
但我永远不会也不可能知道什么是恋人间的真爱
因为现在我就是它 在我活着的时候曾经尝试拥有它
它很美好 就像刚绽放的玫瑰 花瓣上的露水
但现在我选择抛弃它 因为它让我抛弃原来拥有的一切独自在恐惧中痛苦的死去 离开了需要我的家人并让他们陷入了无尽的麻烦和痛苦之中 我不该也不想这样死掉
然而我想现在的我是这个宇宙里最让上帝无奈的存在了 上帝的爱情 这个宇宙里最纯粹的情感之一 主恨它却无法离开它因为爱的离或否都会影响到主的判断 所以主把它的爱情孤立了出来并赋予它人格 但事实证明不是谁都是有了人格就一定好管的 后来证实这个独立的意识让主更加头痛不已要不然我也不会存在 我会像一个正常人类那样死去在重生然后周而复始 我会十分正常
我曾作为人类活着过 在人类世界跟其它人一样经历着各种事情 有着自己的感情和感觉
我只赎回了一些关键的记忆
包括我的两个父亲 为保护家人被掐着脖子扔下钟塔 摔在第一任主教的坟墓上 血如泉涌 那个SB小心翼翼的解下我沾满血的项链而不是一把扯下它 在我十五年后杀他的时候想起来差点笑场等等等等
好吧详细点……
在Rachel·Carbin一生里最重要的人注定没有女性
能记起来最早的就是我于1847年出生和我的两个父亲 凯尔特十字架的力量源泉 紫灯们新获得的电池感情内核 我别样爱他们 这让我被上帝选中并让我与爱情情感融合 让我负责协调与平衡 拜他所赐
他们是1853年一起被分配到哥谭市教堂区圣雷诺阿教堂的神父 维洛特·卡宾神父和佩利威尔·莫奈神父 维洛特比佩利威尔大两岁也早两年开始任职 他们之所以被分配到一起是因为他们是所有新晋神父里表现出最禁欲的两位 大主教很看好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之所以通过了欲望考验不是因为他们性冷淡而是因为他们都是同性恋 在当时是无法想象的禁忌
在他们一起工作的第一个星期 他们相爱了 在耶稣受难的十字架前面深情拥吻 当天整个星蓝石军团都很激动但不知道为什么
你问我我这么知道的?
当然是上帝告诉的啊
让后他们捡到了被扔在教堂门口浑身是血的我
关于这一点记忆的原因还在主那里 可能是因为我的家人被谋杀了然后我逃到了教堂区 也有可能是被扔到哪的或者是别的 总之 旧的家庭离开了我 新的很棒的家庭有收留了我并且抚养我到18岁正式成年
那一年被收养并接受新名字的我9岁 1856年
我的成长估计是挺糟糕因为似乎天天被羞辱我还记得我活着时自卑虔诚还是被一对神父收养的孩子 这似乎是我被杀的原因之一 也是我被邀请的主要原因
然后那件事就发生了
我在18岁时死了 那年是1865年的秋天
我被教会的人推下了教堂的钟塔
我没有马上死掉但是我受了致命伤 我摔碎了几条肋骨 它们的碎片镶进了肺里让我无法呼吸 我还断了一条腿和折了条手臂 鼻子和嘴巴在往外淌血 剧痛 疲惫 最后被血糊了一脸
在我临死之前 来了个陌生人 我向他求救但他只摘走了我的银项链就是之后失而复得的凯尔特十字架
然后我终于正式的死了
其实死亡就像是睡着了
当我再次拥有意识之后那已经是十五年之后了 1880年
虽然我一直不愿意承认 但那是个悲痛的理由
后来叫醒我的 一个穿修女服的幽灵成为了我的新上司 她是Naomi 之后情绪战争的引领者
起初我们相处的还算和谐 刚开始的时候我十分惶恐什么也不会 但她很有耐心的教会了我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那时的她仿若一个星星在向周边散发着让人欢愉的柔光 和我一样的小助手都十分愿意帮助她
但是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她渐渐变了变得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她开始变得偏执专横 开始变得暴力扭曲变形
然后引发了天堂的情绪战争
当时的我尝试着去帮助她 但她已经完全变了
恶毒犹如另一个人
当她大笑着说出事实的时候 说出她是如何的痛恨不同的观点 如何去铺垫暗线引发人类战争 她去纠正所谓的错误 所谓的义务 为了清除异类从而引发了凡人们的冲突 她找到了每一个人 她告诉别人 让他们去杀掉那些异端 这其中就包括了我的爸爸们
她竟然还知道那是我的家人尽然还记得
……当时我停止了思考
最后我踩碎了她的头冠她意识的栖身地 我本来可以很轻松的彻底抹除掉她剩余的所有意识 但是我没有 我恳求上帝送她去洗涤之地
因为这不是英雄式的结束
我取代了她的位置 见到了上帝 然后知道了一些很严肃甚至是可怕的事情
成为了真正的知情者
我失去了一切生理感觉 因为这是必要的代价
那件事后我接受了Naomi的力量责任和空白书
我竭尽我所能在不影响平衡的前提下改变某些结局
我的所作为大部分都会转化成有利于平衡的好结果
但实际上我在做…
与他人为敌 强迫宿主犯罪 花式杀死无辜人 挑拨离间 怂恿犯罪 从而身上开始溅满鲜血 它是唯一能让我倒下的方法
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维护必要的平衡
看到他们的悲剧令我很痛苦也很愧疚
可如果我不这么干他们或者是人类们会失去的更多
在必要的牺牲之后我会努力想办法补偿
我总想让一切都好起来 让每个人都有一个相对美好的结局 可是他们都不理解我
我让大部分人们感到安全和自由
但那剩下的小部分人们会把错误全部推到我的身上 但我从未恨过他们
因为我有力量来改变原来的一切 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这是我的任务 我存在的意义
我曾是罪人
然后……就是幽灵们了…
上帝告诉我的事实里有一个就是能力越大 自我越少 我不愿意忘记过去 所以我把力量分给了几个和我有着相同信念的灵魂
该隐 犹大和拉泽路…我爱他们…他们都是无辜的…
我收留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忠实的几个灵魂
让他们以上帝的名义来处理罪恶者
可我并非无辜者
我的双手上沾满了杀死他们的罪恶
但我又必须这么干否则Naomi会杀了所有人
我曾经的行为被套上了正义的外衣 可我所做的大部分事情与我们所处理的罪恶者无异甚至过于他们
可是为什么我死的时候没有受到审判或者是遇到扑来的杀气腾腾的幽灵或者是天使们呢 我一直不明白
后来我被告知必须要隐藏起来…我不明白
但主安排好了一切 我只需要稍加配合就能做到一切完美
所以我“被”藏了起来 只是也牵连到了他们
他们发现了…
我被藏了数十年
切切实实的感到主在观察 在强行干涉
他干的比我差多了 所以我现在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所以要相信我 被闷在容器中的感觉无聊极了
当我再次真正见到主的时候 我得知了很多新的东西
我要重新出发…
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的啦…
就这样吧…(泪流满面)
没关系 你是个好人 我敬佩你
抱歉 我 我只是想家了…
(没关系 我会陪着你)
(我爱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