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璐路

没死但是快了

wheeeeee~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真的超级喜欢dc宇宙的魔法世界设定尤其是有关至高上帝的相关构造和描述 也很喜欢幽灵作为惩罚者的设定 所以决定在lof存点自己构造的世界_(:зゝ∠)_
能沉溺于美漫真是太好了

(只是个AU(:3_ヽ)_)不负责任的原创2

前面是名词和人物介绍
这个是背景故事


秘密起源–––佩辛丝与幽灵们(Patience&Phantom Crowd)
什么?我的故事?它很杂碎噢你真的想听?(一脸懵逼.jpg)好吧…我可以告诉你 但你要把教堂区划给我
好吧……
其实大部分记忆都在主那里 真正确定记起来的很少 有一些清楚的像身临其境 而有一些就像发生在别人身上
我死之前的故事非常简单 跟其它那些刺激的完全没法比
爱情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奢侈品 为了它很多人付出了一切放弃了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只为找到正确的那个人 这很美好 但对我来说爱情却像永恒的折磨 但我要感谢它让我重新开始 让我有了前进的方向和动力 有了家人和朋友 甚至能被人类团体接纳
但我永远不会也不可能知道什么是恋人间的真爱
因为现在我就是它 在我活着的时候曾经尝试拥有它
它很美好 就像刚绽放的玫瑰 花瓣上的露水
但现在我选择抛弃它 因为它让我抛弃原来拥有的一切独自在恐惧中痛苦的死去 离开了需要我的家人并让他们陷入了无尽的麻烦和痛苦之中 我不该也不想这样死掉
然而我想现在的我是这个宇宙里最让上帝无奈的存在了 上帝的爱情 这个宇宙里最纯粹的情感之一 主恨它却无法离开它因为爱的离或否都会影响到主的判断 所以主把它的爱情孤立了出来并赋予它人格 但事实证明不是谁都是有了人格就一定好管的 后来证实这个独立的意识让主更加头痛不已要不然我也不会存在 我会像一个正常人类那样死去在重生然后周而复始 我会十分正常
我曾作为人类活着过 在人类世界跟其它人一样经历着各种事情 有着自己的感情和感觉
我只赎回了一些关键的记忆
包括我的两个父亲 为保护家人被掐着脖子扔下钟塔 摔在第一任主教的坟墓上 血如泉涌 那个SB小心翼翼的解下我沾满血的项链而不是一把扯下它 在我十五年后杀他的时候想起来差点笑场等等等等
好吧详细点……
在Rachel·Carbin一生里最重要的人注定没有女性
能记起来最早的就是我于1847年出生和我的两个父亲 凯尔特十字架的力量源泉 紫灯们新获得的电池感情内核 我别样爱他们 这让我被上帝选中并让我与爱情情感融合 让我负责协调与平衡 拜他所赐
他们是1853年一起被分配到哥谭市教堂区圣雷诺阿教堂的神父 维洛特·卡宾神父和佩利威尔·莫奈神父 维洛特比佩利威尔大两岁也早两年开始任职 他们之所以被分配到一起是因为他们是所有新晋神父里表现出最禁欲的两位 大主教很看好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之所以通过了欲望考验不是因为他们性冷淡而是因为他们都是同性恋 在当时是无法想象的禁忌
在他们一起工作的第一个星期 他们相爱了 在耶稣受难的十字架前面深情拥吻 当天整个星蓝石军团都很激动但不知道为什么
你问我我这么知道的?
当然是上帝告诉的啊
让后他们捡到了被扔在教堂门口浑身是血的我
关于这一点记忆的原因还在主那里 可能是因为我的家人被谋杀了然后我逃到了教堂区 也有可能是被扔到哪的或者是别的 总之 旧的家庭离开了我 新的很棒的家庭有收留了我并且抚养我到18岁正式成年
那一年被收养并接受新名字的我9岁 1856年
我的成长估计是挺糟糕因为似乎天天被羞辱我还记得我活着时自卑虔诚还是被一对神父收养的孩子 这似乎是我被杀的原因之一 也是我被邀请的主要原因
然后那件事就发生了
我在18岁时死了 那年是1865年的秋天
我被教会的人推下了教堂的钟塔
我没有马上死掉但是我受了致命伤 我摔碎了几条肋骨 它们的碎片镶进了肺里让我无法呼吸 我还断了一条腿和折了条手臂 鼻子和嘴巴在往外淌血 剧痛 疲惫 最后被血糊了一脸
在我临死之前 来了个陌生人 我向他求救但他只摘走了我的银项链就是之后失而复得的凯尔特十字架
然后我终于正式的死了
其实死亡就像是睡着了
当我再次拥有意识之后那已经是十五年之后了 1880年
虽然我一直不愿意承认 但那是个悲痛的理由
后来叫醒我的 一个穿修女服的幽灵成为了我的新上司 她是Naomi 之后情绪战争的引领者
起初我们相处的还算和谐 刚开始的时候我十分惶恐什么也不会 但她很有耐心的教会了我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那时的她仿若一个星星在向周边散发着让人欢愉的柔光 和我一样的小助手都十分愿意帮助她
但是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她渐渐变了变得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她开始变得偏执专横 开始变得暴力扭曲变形
然后引发了天堂的情绪战争
当时的我尝试着去帮助她 但她已经完全变了
恶毒犹如另一个人
当她大笑着说出事实的时候 说出她是如何的痛恨不同的观点 如何去铺垫暗线引发人类战争 她去纠正所谓的错误 所谓的义务 为了清除异类从而引发了凡人们的冲突 她找到了每一个人 她告诉别人 让他们去杀掉那些异端 这其中就包括了我的爸爸们
她竟然还知道那是我的家人尽然还记得
……当时我停止了思考
最后我踩碎了她的头冠她意识的栖身地 我本来可以很轻松的彻底抹除掉她剩余的所有意识 但是我没有 我恳求上帝送她去洗涤之地
因为这不是英雄式的结束
我取代了她的位置 见到了上帝 然后知道了一些很严肃甚至是可怕的事情
成为了真正的知情者
我失去了一切生理感觉 因为这是必要的代价
那件事后我接受了Naomi的力量责任和空白书
我竭尽我所能在不影响平衡的前提下改变某些结局
我的所作为大部分都会转化成有利于平衡的好结果
但实际上我在做…
与他人为敌 强迫宿主犯罪 花式杀死无辜人 挑拨离间 怂恿犯罪 从而身上开始溅满鲜血 它是唯一能让我倒下的方法
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维护必要的平衡
看到他们的悲剧令我很痛苦也很愧疚
可如果我不这么干他们或者是人类们会失去的更多
在必要的牺牲之后我会努力想办法补偿
我总想让一切都好起来 让每个人都有一个相对美好的结局 可是他们都不理解我
我让大部分人们感到安全和自由
但那剩下的小部分人们会把错误全部推到我的身上 但我从未恨过他们
因为我有力量来改变原来的一切 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这是我的任务 我存在的意义
我曾是罪人
然后……就是幽灵们了…
上帝告诉我的事实里有一个就是能力越大 自我越少 我不愿意忘记过去 所以我把力量分给了几个和我有着相同信念的灵魂
该隐 犹大和拉泽路…我爱他们…他们都是无辜的…
我收留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忠实的几个灵魂
让他们以上帝的名义来处理罪恶者
可我并非无辜者
我的双手上沾满了杀死他们的罪恶
但我又必须这么干否则Naomi会杀了所有人
我曾经的行为被套上了正义的外衣 可我所做的大部分事情与我们所处理的罪恶者无异甚至过于他们
可是为什么我死的时候没有受到审判或者是遇到扑来的杀气腾腾的幽灵或者是天使们呢 我一直不明白
后来我被告知必须要隐藏起来…我不明白
但主安排好了一切 我只需要稍加配合就能做到一切完美
所以我“被”藏了起来 只是也牵连到了他们
他们发现了…
我被藏了数十年
切切实实的感到主在观察 在强行干涉
他干的比我差多了 所以我现在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所以要相信我 被闷在容器中的感觉无聊极了
当我再次真正见到主的时候 我得知了很多新的东西
我要重新出发…
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的啦…
就这样吧…(泪流满面)
没关系 你是个好人 我敬佩你
抱歉 我 我只是想家了…
(没关系 我会陪着你)
(我爱你)

(只是个AU(:3_ヽ)_)全原创 储存一个勾画许久的脑洞1

存在于n52后的dc宇宙 共享同一个世界观
大量原创名词
大量私构
大量不负责的脑洞
我一定还会改的ಠ~ಠ
如果实在是好奇我的脑洞然后试着看了一点
不合味一定要及时关掉啊
求各位勿喷_(:зゝ∠)_我只是寂寞久了


佩辛丝幽灵(Patience The Insider)
至高上帝(The Presence)的爱情情感与一个普通人类灵魂的完全融合 化身为知情者 为平衡协调之灵 职责为决定如何分配罪恶者给幽灵或贾斯庭 干涉意识流 处理搅局者 维护蝴蝶效应和代表上帝 监察其它平行宇宙的神并计入空白书 力量较其它神职者相对不广泛 但因独自持有空白书副本和利用意识流而极具威胁性 佩辛丝因爱好和平而所受他人信任
原名为瑞秋·卡宾(Rachel·Carbin)在世时为哥谭市教堂区的一名准大学生 在幼年时因意外接触了空白书而理解了思想真谛 为信仰问题与家人产生分歧后被抛弃到了教堂区 之后被一对神父所收养 因成长经历与生活环境原因一直处于悲观抑郁和愧疚之中 在十八岁时因从主流恐同的教徒们手中保护父亲们而意外丧命 死后她的灵魂因其所经历而产生的扭曲错综复杂的情感信仰吸引来了至高上帝的爱情情感(Naomi) 而后加入了神职者 因其情绪弱点被起名为佩辛丝 刚开始只持有细微意识 听从第一任爱情的命令来维持蝴蝶效应而后因情绪战争的引发而得知父亲死亡的事实 后打败她并接替爱情并接受了空白书和新能力 于死后十五年重返人间 在开头的十几年间战绩显赫 但为了避免重现战争的可能性而被上帝暗中给她创造了一个致命的弱点 利用人类血液来将她的意识封隔在了人间之外并将空白书安置在了另一个宇宙 佩辛丝被唤醒后第一个任务即为取回空白书并做好准备工作 同时进行备份
另一个世界的Lady Phantom
在情绪战争之前的佩辛丝没有太多的权利或力量但她却由衷的感到满足自由且快乐 在接管了更高权利的那一瞬间之后 她完全丧失了所剩无几的生理感觉和真正的自由感 完全成为了上帝的审判者 真正的她还剩下多少呢?
能力越广泛越强 所留下的自我灵魂就越少
不必一直附身于人类 不受时间与空间的影响 丧失所有生理感觉 不受一切包括精神攻击影响 在实体化时恢复部分触觉 能力为改变介质 跨越宇宙空间传送 收留灵魂改变他们并分给它们力量 可以完全利用意识流  拥有上帝的权利和部分能力 窃取操纵伤害修改灵魂或无灵魂体 监视并维护蝴蝶效应
人心的第二道声音 想知道就能知道
上帝告诉她何时 何处 如何 何人 小心什么
爱情本身予她看到情感的比例 准确的直觉和读心术
上帝是方法 爱情是方向 两者紧密相连相互制约
不吃不喝但必须睡觉(平衡!!!)
附身于宿主能快速恢复并实现实体化
无法长时间实体化但能通过接触普通人类血液来强制延长时间 但碰到的地方会失去控制 如果血液接触过多会还原成去世时的状态 可利用此特征和一些特殊符文将她的固化躯体封在特质的容器中 以用来保证她的精神徘徊在地球之外 不会干涉人间事务 但如要唤醒协调之灵 需要让具有清醒自我意识的人类在愧疚中将她从容器中分离 接触到容器内部被改变的血液会导致分离者的肉体或精神的迅速崩溃 但唤醒仪式进行的同时需要相当注重整体衔接 其中一环的稍不吻合都会导致仪式整体失败 所以为了尽可能成功需要耗费巨大 故如要执行前请谨慎考虑
在她被真正唤醒前先后有五批人尝试唤醒她 但都以惨痛的失败告终并让证明佩辛丝存在的资料被历史埋没 因此 她沉睡的实际时间比原来预计的时间要久很多
实体化时可以变成男性↓
现代:培西·查德(Percy·Chad)
此人为佩辛丝的宿主 生前因医疗事故导致声带永久性损伤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而丢失大好前程并遭受压迫与歧视 在被逼无奈被殴打致死不久后被爱情发现选为宿主并转化复活 为爱情分享身体与身份 以换取指引 写作挣钱
培西迷恋上帝的爱情并沉溺于此
他的网名:PercyIsPatient
她为什么选择我?我猜是因为我格外的失落和自卑 不公正产生的严重后果已经造就了我的死亡 但它们却又给予我新生 我作为一个人类活着时一无所成 死后人生才重新有了意义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 公平它本身也很奇怪
空白书(The Blank Book)
唯一拥有自主意识的?大书 和至高上帝共享精神 目前只显示于上帝和佩辛丝 上面记录着一切事物的发展轨迹 如果在未经持有者同意的前提下被强制带离 则会给现持有者带来痛苦不堪的蝴蝶效应 能给持有者带来额外的特殊能力 其它能力未知 佩辛丝在地球持有的是它分离复制出的副本 其主体在上帝那里
空白书的副本
为了不让空白书离开并防止它的力量失调
上帝让白书自我分裂出一本稍逊的副本
在保留原有的力量同时作为礼物与特殊权利被给予
佩辛丝在接受礼物之后又单独裁下了四页纸
作为保证和契约给它们署名并留在四个不同的世界
对其它的世界表示上帝的威慑和权力
分别是地球14 16 42号
意识流(The Consciousness Flow)
宇宙思维的集合地 所有已知或存在过的灵魂思维和记忆都会在形成之后汇总到这里 在这里可以知道任何事情并且准确的预测未来的可能性甚至是并未存在过的事物 一直在进行自我修复和调整 和空白书和上帝关系密切 钥匙为持有它的思想 能准确的识别出来访者所带来的干扰 在有必要时可以抹除掉一切危险 只能自行调整 无法受到任何外来干扰
情绪战争(The Emotion War)
前任爱情兼知情者Naomi为清除爱情异端所引发的战争 被现任知情者Patience阻止并以Naomi被关进洗涤之地为结局 间接引发了人类的一些冲突(导致领养Patience的父亲死亡)
幽灵们(The Phantom Crowd)
成员同佩辛丝一样为普通人类后因遭到他人的不公平迫害而死亡 后被佩辛丝转变复活 被给予了她的一些能力 佩辛丝可以拿走他们的力量 其必须为忠实的教徒或有着坚贞的个人信仰 绝对忠诚
可以跟佩辛丝一样虚实体化但不受血液威胁 受佩辛丝的情绪影响 它们的职责为协助"母亲"来维护平衡
有不少的的自由时间呢:)
目前为止的成员表:
谋杀者该隐(Cain the Murderer)(I am all)the future
代表"灵魂"与"谋杀之罪" 可以分裂成无数隐身可自由行动的小个体 分裂时只可持有一切非生命物体 改变形态 可以附身于物品或人类来控制或监视 可以在准许的范围内使用灵魂 有存在就能知道 见过真实上帝 幽灵团领队
Casper·Edward·Lopez活着时因保护他人而被枪杀
(找人找东西专家)
永远不会停止的怀表
"谁的性情最像爱情,跟她的经历最为契合?" "是我."
背叛者犹大(Judas the Betrayer)(I feel all)in now
代表"肉体"与"背叛之罪" 控制改变剥离有机物和它们的感觉 复活 修复或杀死 改变外形 唯一一个会打架的
Junior·Hades活着时被女友背叛从背后刺死
"谁最能让爱情动容,拥有她最喜爱的能力?" "是我."
(治病修复肢体和打群架大师)
永远不会钝化的匕首
无辜者拉泽路(Lazero the Innocet)(I know all)the past
代表"意识"与"错怪之罪" 控制剥离情绪和感情 读取编入改写记忆 完全改变信念观 沟通
Lazarus·Horn活着时因为被他人栽赃而淹死
(百分百安全快速洗脑保证没有副作用)
(活体字典和百科全书)
永远不会褪色的画像
"谁跟爱情交谈最契合,最能让爱情欣赏他?" "是我."
灵魂与肉体为一对恋人并且在大部分时间都一起行动
教堂区(Region Of Church)
幽灵们在哥谭市边缘划了并重建了一块罪恶频发且偏远的地区 将其立为教堂区 意在利用上帝的感知建立一个绝对无罪且平等的净土 用特殊的方法管理居住者并亲自惩戒罪恶者 佩辛丝曾经的故居圣雷诺阿教堂位于此地
我是佩辛丝 上帝的爱情 我和幽灵们将接管此地并把它命名为教堂区
我们致力于保护无辜者和惩戒罪恶者
我们欢迎爱好和平和信仰爱情自由的人们 我只是希望我 也就是爱情能被平等对待 不会被肉体所禁锢
如果有人伤害了你 让你痛苦 让你绝望 让你恐惧
如果你强烈的恨他 想狠狠的折磨他 让他感受超越你无数倍的痛苦 让他饱受煎熬 在梦魇中苟且偷生
如果你不希望在复仇的同时背负额外的罪名 那么欢迎你来到圣雷诺阿教堂 我们会在那里等候您的请求
我们会帮助您和帮您报仇 一切的一切都是无偿的
您只需相信:GOD IS WATCHING
在此警告即将成为罪犯之人